中国政府网 无障碍阅读 长者模式 手机版 微信 微博 繁体登录注册

湖北日报聚焦报道:谭大凡 赵永高

2024-01-31 17:30 厅办公室、厅宣传信息中心、厅思想政治和权益维护处、湖北日报

三十余载守坝护“一汪清水”

建始县水库管养所副所长谭大凡

1月17日一大早,从建始县城出发,沿着山脊上的盘山路,翻越一道道山梁,驱车1个多小时就能看到四十二坝水库。

一路上,云雾缭绕,能见度不足10米。“只要太阳不出来,这里经常都是这个样子。”56岁的建始县水库管养所副所长谭大凡对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说。

水库海拔1729米,是建始县的重要水利设施,也是建始城区工业生产与居民生活用水的重要水源。

在这里,谭大凡一待就是30多年,用军人本色守护着“高山明珠”的底色。近日,他被授予2023年度“荆楚楷模·最美退役军人”称号。

谭大凡是建始人,父母务农。看着《狼牙山五壮士》等红色书籍长大的他,一直向往军营生活。

1984年,他如愿参军。8年军旅生涯,他表现出色,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

退役后,谭大凡被分配到建始县水利电力局工作。当时,听说四十二坝水库急需管护人员,他主动向单位领导提出申请,要求到水库工作。

“你知不知道四十二坝水库在哪里?你要想好啊。”面对单位领导的“提醒”,谭大凡语气坚定地说:“我晓得四十二坝很偏远,但总有人要去。守水库这个事,我有信心干好。”

1148级,是从山下到水电站的台阶级数,也是谭大凡至今都铭记的数字。当时,爬上台阶顶部,还要穿过近1公里的泥巴路才能到达水库。

2021年水库通路前,谭大凡和同事用背篓、扁担搭载物资,一趟趟往返于此,走了20多年。

四十二坝水库位于重庆市奉节县长安乡五坝村与建始县业州镇苏家坪村交界处,交通不便,每年有4个月左右时间被大雪覆盖。

过惯了部队集体生活的谭大凡坦言,刚到水库的几个月,他是“数着日子过”,度日如年。

既然来了,就要干好。

谭大凡开始琢磨着怎么将工作做得更好。他找来《小型水库管理实用手册》,看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把这本小册子翻烂。

在老同事的带领下,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工作,谭大凡逐渐掌握了各类泄洪输水设施及其闸门的操作、维修保养要领,很快掌握了观测水位、水情、水库气象,测算降雨、进库、出库流量等技术活儿,还学会了驾驶清漂船只。

由于交通不便,谭大凡和同事只能在每次进山时就备好半个月的生活物资。

新鲜蔬菜不耐储存,他们常常是头几天能吃上新鲜蔬菜,往后的十几天几乎看不到绿色蔬菜。遇上汛期或冬季大雪封山,他们只能吃土豆、海带。

2000年春节,谭大凡的妻子和女儿到水库过春节,结果碰上山上的高压线塔被大雪压倒。

大雪封山,抢修设备无法运进山里,对于取暖做饭全部依靠电能的管养所职工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时至今日,谭大凡的妻子杨儒红提及那个春节时,眼泪还在眼眶里打转。

“太冷了,大家在场坝里生起柴火,结果是胸前暖和、后背冰凉。”杨儒红说,大家烤了几个土豆就着咸菜吃了一顿团年饭。

那一次,谭大凡和家人还有同事们吃了半个月的咸菜、土豆。

2021年,为了照顾丈夫,杨儒红也来到水库,成为一名巡库员。平时,巡查巡逻、维护检修、垃圾清运、雨情水情观测及处理等,是他们的主要工作。

沿大坝巡查往返约5公里路程。30多年里,谭大凡来来回回走了几万公里。从青丝到白发,他把“守好坝、守好水”刻进了骨子里,创造了水库30多年零事故的成绩。他说:“虽苦虽累,但能让老百姓喝上干净水、安全水、放心水,我觉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我将继续当好守坝人,让老百姓吃上好水。”


九旬老兵担当党史宣讲员

松滋市军休所军队退休干部赵永高

身板挺拔、声音洪亮、昂首阔步,赵永高一点也不像是年过九旬的老者。

因为听力不好,旁人与他交谈时,常常要提高“音量”。他说,这耳朵,就是被朝鲜战场的枪炮声震坏的。

赵永高是松滋市万家乡刘家河村人,1949年11月参军。他还记得,部队离开天门时,群众送来的鸡蛋塞满了战士们的口袋。

1950年,他随50军150师449团一路北上。18岁的赵永高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跨出国门,入朝作战。

“我还记得,我们是1950年10月26日晚跨过鸭绿江。天上都是敌人的飞机,来回扫射、轰炸。”赵永高回忆,在清川江战役中,敌人用炮弹击碎江面的冰层,许多战友落水牺牲。

在一次战斗中,部队伏击200多名美军。“当时几辆吉普车、坦克进入我们的伏击圈,随着3发信号弹升空,我们3个营齐开火。经过一个下午的战斗,我们消灭了200多名美军,缴获5辆坦克,还收获了几十发迫击炮弹、大量半自动步枪和粮食。”赵永高说,当时大家都高兴坏了,因为缴获的炮弹射程更远。

为了安全将弹药和粮食转移,赵永高押上一名美军俘虏,趁着夜色驱车前行。他说:“那个美国兵人高马大,我又瘦又小,就靠着一枚手榴弹,让他丝毫不敢反抗。”

文恒山战役,是赵永高“最刻骨铭心”的战斗。

为了掩护主力部队转移,赵永高和战友顶住了敌人的5次进攻,他所在的炮兵连40发炮弹打得只剩最后1发。“我们都明白,这最后1发炮弹,就是等着敌人再上来,跟他们同归于尽的。”赵永高说,那场战斗中,他的双耳鼓膜被震破,荣立个人三等功。

在朝期间,赵永高随部队参加了4次大战役和10多次局部战斗。1954年回国后,他进入重庆市第二步兵学校学习文化知识,在军事教导营历任教导员、连长等职务,1970年退休后转至松滋人武部休养。

有人说,军休生活是“船到码头车到站”。但在赵永高看来,退休是人生的另一个起点。近20年来,他坚持在松滋市6所中小学担任校外辅导员,每年都到学校为学生作革命传统教育报告。他还到单位、进社区讲红色故事。

“朝鲜战争条件非常艰苦,由于敌机狂轰滥炸,我军粮食补给跟不上。冰天雪地,战士们缺衣少食,他们白天抱着枪和衣而坐,夜晚行军打仗。有不少战士在零下40多摄氏度的严寒中冻掉了耳朵、冻伤了手脚,有的甚至在睡梦中离去……”这些战斗场景,赵永高经常讲给孩子们听。每次讲述1951年冬季的朝鲜文恒山战役时,赵永高都会饱含热泪。正是在那次战役中,他双耳鼓膜被炮火震破。

许多孩子听了赵永高的讲述后说:“我们的幸福生活,是先辈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我们要格外珍惜来之不易的生活,好好学习,长大后保卫祖国、建设祖国。”

除了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赵永高还经常讲述不同时期的战斗英雄故事。这些故事,一次又一次让聆听者动容。

时至今日,赵永高对于宣讲的邀约依旧是“来者不拒”。他说:“我就是想通过宣讲,让大家更加热爱党、热爱人民,把红色精神一代代传承下去。”

作为松滋市军休所里最年长的军休干部,赵永高还积极参加“手拉手·心连心·帮战友”结对帮扶活动,与困难老兵结对子、送温暖。他时刻惦记着关心下一代工作,连续几年暑假到松滋市未保中心看望困难儿童。他说:“一个人退休了,思想不能退休;一个人老了,精神不能老。虽然脱了军装,可我仍是一名党员,我的身体尚好,我应该为社会发展出一份力。”

《湖北日报》(2024年1月31日 第22版)

附件:

扫一扫在手机上查看当前页面

 已阅 0  打印   关闭